多肉花圃,不限于多肉植物的家庭养花知识大全。

【律诗对仗技巧变化】

发布日期:2017-10-12点击:

在律诗中,对偶句的位置大多在颔联、颈联,首联和尾联可用可不用。它是律诗特有的一种语言形式,不仅能使律诗显得凝练、整齐、匀称、典雅,而且也是律诗中最精彩的部分,更能展示一个人的学识、修养、胸襟、气度,可见在律诗中的重要作用非同寻常。

【律诗对仗技巧变化】

在律诗中,对偶句的位置大多在颔联、颈联,首联和尾联可用可不用。它是律诗特有的一种语言形式,不仅能使律诗显得凝练、整齐、匀称、典雅,而且也是律诗中最精彩的部分,更能展示一个人的学识、修养、胸襟、气度,可见在律诗中的重要作用非同寻常。王力先生说过:“关于对仗,我们不要光看见古人求同的方面,还要看见古人求异的方面,后者比前者更为重要。”那么,在律诗的创作中如何运用好对仗句呢?通常有一下方法。

1、时空交替:

即一句或一联从时间入手描写,另一句或一联则从空间入手描写,以增强表达内容的变化。

如:

①浮云一别后,流水十年间。(韦应物《淮上喜会梁州故人》)

②十年尘土青衫色,万里江山画角声。(陆游《晚晴闻角有感》)

③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。

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。(王维《山居秋暝》)

④玉玺不缘归日角,锦帆应是到天涯。

于今腐草无萤火,终古垂杨有暮鸦。(李商隐《隋宫》)

以上的“浮云一别后”、“万里江山画角声”句从空间角度写,而“流水十年间”、“十年尘土青衫色”句从时间角度写。 “ 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”、“于今腐草无萤火,终古垂杨有暮鸦”联从时间角度写,而“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”、“玉玺不缘归日角,锦帆应是到天涯”联从空间角度写。时空两个角度相互映衬,从而拓展了诗句的表达内容。

2、动静有序:

即一句或一联写动态,另一句或一联则写静态。

如:

①祖帐连河阙,军麾动洛城。(杜审言《送崔融》)

②孤城背岭寒吹角,独树临江夜泊船。(刘长卿《自夏口至鹦鹉洲望岳阳寄阮中丞》)

③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

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。(王维《山居秋暝》)

④山腹雨晴添象迹,潭心日暖长蛟涎。

射工巧伺游人影,飓母偏惊旅客船。(柳宗元《岭南江行》)

以上各例中都是一句描写动态,如“军麾动洛城”、“孤城背岭寒吹角”,而另一句则着力渲染出静的境界,如“祖帐连河阙”、“独树临江夜泊船”。或一联描写动态,如“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。”“射工巧伺游人影,飓母偏惊旅客船”,而另一联则描写静态,如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”“山腹雨晴添象迹,潭心日暖长蛟涎。”两句或两联一动一静,自可相映成趣。

3、视听转换:

在律诗中,视觉与听觉是构成对仗句最常见的感觉形式,当然也可以用味觉、嗅觉与触觉等。

如:

①闲门向山路,深柳读书堂。(刘昚虚《阙题》)

②长乐钟声花外尽,龙池柳色雨中深。(钱起《赠阙下裴舍人》)

③星临万户动,月傍九霄多。

不寝听金钥,因风想玉珂。(杜甫《春宿左省》)

④夜动霜林惊落叶,晓闻天籁发清机。

萧条已入寒空静,飒沓仍随秋雨飞。(李颀《宿莹公禅房闻梵》)

以上一句写听觉形象,如“深柳读书堂”、“长乐钟声花外尽”,另一句则写视觉形象,如“闭门向山路”、“ 龙池柳色雨中深”。或一联写听觉形象,另一联则写视觉形象,如“不寝听金钥,因风想玉珂”、“ 夜动霜林惊落叶,晓闻天籁发清机”为听觉形象,而“星临万户动,月傍九霄多”、“ 萧条已入寒空静,飒沓仍随秋雨飞”为视觉形象。视听结合,声色相映。

4、宏微对比:

对仗句中,一句着眼于宏观或多数,从大场面描写;另一句则着眼于微观或少数,从小场面描写。

如:

①山川乱云日,楼榭入烟宵。(陈子昂《春日登九华观》)

②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(王勃《杜少府之任蜀州》

③越国旧无唐印绶,蛮乡今有汉衣冠。(许浑《朝台送客》)

④星河似向檐前落,鼓角惊从地底回。(元稹《以州宅夸乐天》)

以上为宏观与微观之变化,有镜头远推近拉变化之妙,增强诗的灵动性,调动读者思维。

5、数字巧对:

在同一联的的对仗句中,虽然只有寥寥的几个数字,却能变化无穷,使人得到极大的趣意。通过数字的对比,使语句开合有度,以增强语言张力。

如:

①一旦雄图尽,千秋遗令开。(沈佺期《铜雀台》)

②夜来双月满,曙后一星孤。(崔曙《奉试明堂火珠》)

③多时行径空秋草,几日浮生哭故人。(《题灵祐和尚故居》)

④一身去国六千里,万死投荒十二年。(柳宗元《别舍弟宗一》)

⑤秋风万里芙蓉国,暮雨千家薜荔村。(谭用之《秋宿湘江遇雨》)

以上句中“一旦”与“千秋”、“ 双月满”与“一星孤”,“ 六时”与“几日”、“ 一身”与“万死”、“ 六千里”与“十二年”、“ 万里”与“千家”都是以意象数目形成强烈的反差效应,以抒发诗人某种特殊环境下的情感。既可使句式显得格外工整,又令人赏心悦目。此外,诸、众、独等字均可作为数字用。

6、情景分述:

即一联侧重描写景物,另一联则侧重于抒发情感。但上下联应尽可能有所变化,要力免“合掌”之嫌。如:

①晓随天仗入,暮惹御香归。

白发悲花落,青云羡鸟飞。(岑参《寄托左省杜拾遗》)

颔联写在朝为官的平时之景象,颈联写向老友倾吐内心之悲情,节奏也所有改变。

②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。

名岂文章著,官应老病休。(杜甫《旅夜书怀》)

颔联写岸上与江面之景,颈联则是失意、潦倒的之恨。

③鸿雁不堪愁里听,云山况是客中过。

关城树色催寒近,御苑砧声向晚多。(李颀《送魏万之京》)

颔联写别时及别后的孤独、冷清之情,颈联写友人路上、赴京之景。

④估客昼眠知浪静,舟人夜语觉潮生。

三湘衰鬓逢秋色,万里归心对月明。(卢纶《晚次鄂州》)

颔联写舟中生活之情,颈联写异地逢秋之景。

7、虚实相生:

即一句或一联写虚,另一句或一联写实。

如:

①露浓香被冷,月落锦屏虚。

欲奏江南曲,贪封蓟北书。(上官婉儿《彩书怨》)

②春风对青冢,白日落梁州。

大漠兵无阻,穷边有客游。(张乔《书边事》)

③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

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(崔颢《黄鹤楼》)

④三晋云山皆北向,二陵风雨自东来。

关门令尹谁能识,河上仙翁去不回。(崔曙《九日登望仙台呈刘明府》)

此四联中①④颔联写实,颈联写虚;②③颔联写虚,颈联写实。虚实结合,相映生辉。

8、行云流水:

即流水对。同一联中的两句话,从形式看是两句话,实际上是一整句话分开成两句来说,如同流水般一气呵成。前后两个句子在意义上有连贯、因果、条件、转折关系,但位置不能互换。

如:

①还作江南会,翻疑梦里逢。(韦应物《赋得暮雨送李曹》)

②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(白居易《赋得古草原送别》)

③却看妻子愁何在,漫卷诗书喜欲狂。(杜甫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)

④请看石上藤萝月,已映洲前芦荻花。(杜甫《秋兴八首》之二)

流水对使句子转换自然流畅,形式活泼多样,又能提高遣词炼句的能力。

9、虚字奇趣:

在古今律诗中,将文言虚字“之乎者也矣哉”嵌入联,若运用的恰到好处可获得疏通文气,开合呼应,悠扬委曲,活跃情韵,化板滞为流动等美学效果。孙德谦在《六朝丽指》中指出:“对句之中,亦当少加虚字,使之动宕。”我们借以说成虚字对。因为虚字没有实义,所以一幅联中不可能全是虚字。主要是说虚字在律诗中,上下对偶,妙趣横生,又无形中增加了对偶句的古典韵味,亦不失化平淡为奇趣之一法也。

如:

①去矣英雄事,荒哉割据心。(杜甫《峡口》)

②古人称逝矣,吾道卜终焉。(杜甫《寄岳州贾司马六丈、巴州严八使君两阁老五十韵》)

③倦客再游行老矣,高僧一关故依然。(苏东坡《书普慈长老壁》)

④日之夕矣归何处,天有头乎想什么。(聂绀弩《代答周婆》)

⑤老夫耄矣人谁信,微子去之迹悲哀。(聂绀弩《寄高旅》)

10.色彩鲜艳:

即以颜色词入对,能使诗句优美,达到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的艺术效果。

①绿奔穿内水,红落过墙花。(韦庄《延兴门前作》)

②愁窥白发羞微禄,悔别青山忆旧溪。(岑参《首春渭西郊行呈蓝田张二主簿》)

③江作青罗带,山如碧玉篸。

户多输翠羽,家自种黄甘。(韩愈《送桂州严大夫》)

④翠黛不须留五马,皇恩只许住三年。

绿藤阴下铺歌席,红藕花中泊妓船。(白居易《西湖留别》)

11、叠字连用:

叠字,又名“重言”,系指由两个相同的字组成的词语。叠字在对偶句中的地位不可忽视,而且应该是联中的精华所在。运用的好,能大大增加诗的品味。

如:

①树树皆秋色,山山唯落辉。(王绩《野望》)

②稍促高高燕,微疏的的萤。(李商隐《细雨》)

③须知胡骑纷纷在,岂逐春风一一回。(杜牧《早雁》)

④远树依依如送客,平田漠漠独伤春。(李嘉祐《自苏台至望亭驿人家尽空春物增思怅然有作因寄从弟纾》)

以上所述的只是我们在创作律诗时经常遇到的几种形式和方法,但文无定法,要灵活掌握,力求“中律而不为律所缚”,多出新鲜活泼,与时俱进的佳作。继承传统,汲取精粹,这是我们所要肩负起的光荣使命,任重而道远。

风雅颂课件/铃歌编辑

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:http://www.duorouhuapu.com/html/2017/10-12/75865.html

多肉花圃,不限于多肉植物的家庭养花知识大全。投稿及删文请联系
多肉花圃(www.duorouhuapu.com)